「人琴俱亡」人琴俱亡拼音版

2022年09月13日成语接龙31

「人琴俱亡」人琴俱亡拼音版

今天我们来聊聊人琴俱亡,以下5个关于人琴俱亡的观点希望能帮助到您找到想要的内容。

本文目录

人琴俱亡的古文及意思

【原文】

王子猷、子敬俱病笃,而子敬先亡。子猷问左右:“何以都不闻消息?此已丧矣。”语时了不悲。便索舆来奔丧,都不哭。子敬素好琴,便径入坐灵床上,取子敬琴弹,弦既不调,掷地云:“子敬子敬,人琴俱亡。” 因恸绝良久,月余亦卒。

【译文】

王子猷、王子敬都病得很重,子敬先死了。王子猷问手下的人说:“为什么总听不到(子敬的)消息?这(一定)是他已经死了。”说话时完全不悲伤。就要轿子来去看望丧事,一路上都没有哭。子敬一向喜欢弹琴,(子猷)一直走进去坐在灵床上,拿过子敬的琴来弹,几根弦的声音已经不协调了,(子猷)把琴扔在地上说:“子敬啊,子敬啊,你人和琴都死了。”于是痛哭了很久,几乎要昏过去。过了一个多月,(子猷)也死了

【资料】

( rén qín jù wáng )

解 释 俱:全,都;亡:死去,不存在。形容看到遗物,怀念死者的悲伤心情。

出 处 南朝·宋·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伤逝》:“弦既不调,掷地云:'子敬子敬,人琴俱亡!'恸绝良久,月余亦卒。”

用 法 主谓式;作宾语、定语;指怀念死者的心情

示 例 鲁迅《二心集·做古人和做好人的秘诀》:“所谓'~'者,大约也就是这模样的罢。”

近义词 人琴俱逝、睹物思人、人琴两亡

【例子】

《列子•汤问》:“伯牙善鼓琴,钟子期善听。伯牙鼓琴志在高山,钟子期曰:‘善哉,峨峨兮若泰。’志在流水,钟子期曰:‘善哉,洋洋兮若江河。’伯牙所念,钟子期必得之。后钟子期死,伯牙破琴折弦,终生不复鼓琴,以为世无复为鼓琴者。”

【《人琴俱亡》五问】

一、子猷为何开始时“语时了不悲”、“都不哭”,后来又“恸绝良久”?

《教参》说,“子猷前面之所以不悲痛,是因为他自知自己也不久于人世,到那时就将和弟弟又在九泉之下相见了。”译句时,也将“语时了不悲”译为“说话时完全不悲伤”。

我们认为,亲人先走一步,活着的家人亲友,即使第二天即将命赴黄泉者,也定将为之而哀痛无比。王子猷根本不可能有《教参》所述的想法。如果王子猷果真有此想法,那么后来他为何又“恸绝良久”?显然不能自圆其说。

其实,“语时了不悲”应该理解为“说话时脸上看不出一点悲哀的样子”,而不应理解为“说话时完全不悲伤”。估计到弟弟已经先他而去了,王子猷的心里肯定是十分悲痛的,“完全不悲伤”是不可能的,只是当时并没有在脸上显露出来而已,这说明了王子猷性格坚毅、刚强的一面。

推测弟弟已死,但并没有亲眼见到证实,按照常理,也是不该哭的,特别是对于一个刚强的男人来说。所以一路上“都不哭”,也是十分正常的。到亲眼见到子敬真的死了,“恸绝良久”——子猷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悲伤,痛哭失声,悲恸欲绝。

前段的“了不悲”、“都不哭”与后段的“恸绝良久”构成了鲜明的对比:一个刚强的男人悲伤至此,兄弟之间的感情该有何等之深,不言自明。

我们认为,这样的理解,才是合情合理的,也是前后一致、不自相矛盾的。也只有这样理解,我们才能领略到作者在区区几十字之内,将文章作得如此对比鲜明、抑扬有致、波澜起伏的精妙笔法。

二、王子猷为何“径入坐灵床上,取子敬琴弹”?

王子猷弹琴的目的,并非为试琴的好坏。兄弟俩相知相亲,王子猷深知琴为弟最爱,所以在以琴祭弟之前,用弟之爱琴为弟弹上最后一曲,为弟送行,以慰亡灵。兄以这种特殊的方式与弟作最后的告别,《教参》无只字点及。

如何送别、悼念子敬,子猷在“索舆奔丧”之前就主意已定,所以“径入坐灵床上,取子敬琴弹”,没有丝毫犹豫和考虑,没有其它的过渡与枝节,一进门便直奔主题。

三、为何“弦既不调”?

我们罗列出了“弦既不调”的几种可能:

1、琴已破,不能弹了。

2、琴弦未校好,弹不成了。

3、琴是好的,子猷因过度悲痛,弹到后来弹不去了。

我们大多数人都认为,琴是子敬心爱之物,陪伴他的不可能是一张破琴;即使琴弦未校好,弹之前调校一下就无问题。讨论之后大家一致认为:人如过度悲痛,便话不成句,歌不成曲,如《最后一课》中的韩麦尔先生。子猷欲弹琴一曲以送弟,可是因自己病重,更因心情十分悲痛,弹到后来,曲不入调,琴不成声——“弦既不调”。非琴不调也,实人不调也。兄为弟痛,兄弟情深,“不调”两字是最好的注脚。

《教参》将“弦既不调”译为“几根弦的声音已经不协调了”,将琴弦“不调”的原因归诸琴,而非人,可以说是对人物形象把握不准,对此句对全篇主题的重要作用认识不清。其实此句应译为“弹到后来,子猷的琴声渐渐不协调了。”

四、子猷为何将琴掷地?

琴是子敬的心爱之物。人已亡,琴犹在。子猷弹完送别之曲,将琴掷地的意图,就是让琴随亡人而去,继续追随陪伴已故主人。弹琴、掷琴,都是子猷悼念子敬的独特方式。因为兄深知,只有这样的方式,才最合弟意;这两件事只有为兄的来办,才能尽兄对弟的一片情意。这也是子猷不顾重病在身,立即“索舆奔丧”的目的。

基于此,“子敬子敬,人琴俱亡”一句,应该译为“子敬啊子敬,你人既然已经死了,那么就让你心爱的琴也追随你而去吧。”《教参》将此句译为“子敬啊,子敬啊,你人和琴都死了。”完全照字面直译,且无一句对此句的评析说明。这样的处理,一是没有点明子猷掷琴祭弟之意,二是没有表现子猷对弟的至真至诚之情。作为作品题目的一个关键句,就这么简单粗浅的处理了,我们都有不同想法。

五、课后“探究与练习”第一题该如何答?

原题为:课文中哪些语句最能表达子猷与子敬的兄弟之情?“取子敬琴弹,弦既不调”,你认为“不调”说明了什么?

对第一问,《教参》说,“何以都不闻消息?此已丧矣。”“了不悲”“都不哭”“径入坐灵床上,取子敬琴弹”“子敬子敬,人琴俱亡”和“恸绝良久”“月余亦卒”,都表现了子猷对弟弟的兄弟之情。

我们认为:第一,既然曰“最”,就不应这么滥。第二,“了不悲”、“都不哭”只起到与“恸绝良久”作鲜明对比的作用,其本身并不能表现兄弟情深,应该剔除。而“弦既不调”、“掷地”两语,前者表现了子猷痛失胞弟的十分哀痛之情,后者道明了子猷掷琴祭弟的悼念方式,皆应纳入。

对第二问,《教参》说,“不调”既是写实际情况,也包含了“人琴俱亡”的凄凉。

这个答案包含以下两个基本观点:

第一,“不调”只是指琴,与子猷无关。人已亡,琴已破,所以琴声不协调。这样的理解,未能正确把握子猷弹琴送别胞弟的目的,未能理解“不调”两字之中所蕴蓄的子猷当时十分悲痛的心情。

第二,“人琴俱亡”,是指人已死了,琴已破了,故而十分凄凉。既然琴已破了,子猷再将它摔在地上也就无妨了。这种想当然的浅薄的理解,没有认识到子猷“弹琴送弟”、“掷琴祭弟”这两个悼念胞弟的独特方式,以及其中所蕴含的兄弟之间的至深情意,文句含义由此而曲解,人物形象因此而模糊,作品主题因此而受影响,作品的品位也因此而降低。甚至可以说,如果我们按《教参》的观点去解读这篇文章——子猷去奔丧,发现子敬的琴已坏了,于是把琴摔到地上,说“人和琴都死了”——的话,这篇作品就根本没有入选教材的资格。

人琴俱亡 翻译 理解

原文

王子猷、子敬俱病笃,而子敬先亡。子猷问左右:“何以都不闻消息?此已丧矣。”语时了不悲。便索舆来奔丧,都不哭。

子敬素好琴,便径入坐灵床上,取子敬琴弹,弦既不调,掷地云:“子敬子敬,人琴俱亡。” 因恸绝良久,月余亦卒。

解释

俱:全,都;亡:死亡,不存在。绝:气息终止,死亡。形容看到遗物,怀念死者的悲伤心情。常用来比喻对知己、亲友去世的悼念之情。

【出自】:《晋书·王徽之传》:“取献之琴弹之,久而不调,叹曰:‘呜呼子敬,人琴俱亡。’”

【近义词】:人琴俱逝、睹物思人、人琴两亡

【语法】:主谓式;作宾语、定语;指怀念死者的心情

【反义词】:无动于衷

出处

南朝宋·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伤逝》:“弦既不调,掷地云:'子敬子敬,人琴俱亡!'因恸绝良久,月余亦卒。”

《世说新语》是记录魏晋人物言谈轶事的笔记小说。

背景

《人琴俱亡》是《世说新语 伤逝》第十六篇。结合其余18篇来看,《人琴俱亡》较为集中的体现了魏晋时期文人士大夫的思想性格及文化特征——在任由性情、不拘矩度。注重情感的个性表达的同时,还故作旷达,追求一种超脱的风度。

例如郗超去世了,属下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的父亲郗公,郗公听后并没有表现出悲伤,只是对属下说:“出殡的时候告诉我。”出殡时郗公来了,痛哭欲绝。又如东晋名相谢安的侄子在前线于八十万秦兵作战,这一战关乎国家安危,大胜之后派人急来报捷。谢安当时正与客人慢慢下棋,客人问起也只是淡淡地说小儿辈破大敌了。——这一战关系到国于家的存亡,谢安不可能真的无动于衷,只是越是激动的时刻越平静,才是超脱的风度。

子猷的不悲不哭正好体现了魏晋时代士人独特的情感追求——他们注重真性情,最求个性的自由飞扬,同时又力求能摆脱世俗的一切厉害得失、荣辱毁誉,寻求一种超然的风度。为此尽管子猷很悲痛,却还是要强自抑制。

《人琴俱亡》的原文及翻译是什么?

【原文】:

王子猷、子敬俱病笃,而子敬先亡。子猷问左右:“何以都不闻消息?此已丧矣。”语时了不悲。便索舆来奔丧,都不哭。

子敬素好琴,便径入坐灵床上,取子敬琴弹,弦既不调,掷地云:“子敬子敬,人琴俱亡。” 因恸绝良久,月余亦卒。

【翻译】:

子猷、子敬两个都病重了,子敬先去世了。王子猷问手下的人说:“为什么总听不到子敬消息?一定是他已经死了。”说话时脸上看不出一点悲伤的样子。就命仆人抬来轿子去奔丧,一路上都没有哭。 

子敬向来喜欢弹琴,他便一直走进去坐在灵床上,拿过子敬的琴来弹,弦的声音已经不协调了,子猷把琴扔在地上说:“子敬啊子敬,你的人和琴都死了!”于是痛哭了很久,几乎要昏死过去。过了一个多月,子猷也逝世了。

【出处】《世说新语 伤逝》

【注释】:1.子猷:王徽之,字子猷,王羲之的第五个儿子。他卓荦放诞,清高自恃,因此引来很多非议,后世更有人称他为“伪名士”。2.子敬:王献之,字子敬 王羲之的第七个儿子,死时四十三岁。以行书和草书闻名后世。 调:协调。“人琴俱亡”,表示看到遗物、悼念死者的悲痛心情。3.笃:(病)重。4. 了(liǎo):完全。5.舆:(yú)轿子。

人琴俱亡是何意·出自于哪?

“人琴俱亡”指睹物思人、悼念死者。

此典出自《晋书·王羲之列传》:“未几,献之卒,徽之奔丧不哭,直上灵床坐,取献之琴弹之,久而不调,叹曰:‘呜乎子敬,人琴俱亡!’因顿绝。”

王羲之和王献之是东晋时期著名的大书法家。王献之是王羲之的第七个儿子,献之有个哥哥名叫王徽之,两人情投意合,感情很好。

王徽之生性散漫,自恃有才,非常任性,做事情喜欢我行我素,不喜欢做官。开始他在大司马桓温手下当参军。他整天蓬头垢面,不梳洗整理,官袍子穿在身上连带子都不系,别人看见他这副模样,就常常嘲笑他。后来他给车骑将军桓冲当骑兵参军,仍旧是不闻不问,只顾自己读书吟诗,寻找乐趣。一天,桓冲问他:“你是管哪种差事的呀?”“好像是管骑兵战马吧?!”王徽之答道。

“那么你管多少马呀?”

“连马我还不知道呢,哪里知道马数?”

“马死了几匹?”

“未知生,焉知死?”

桓冲看他这种如呆似痴的样子,只好叹着气走开了。

有一次,王徽之听说有一户人家院里,种了质地优良的竹子,便坐着车子去观竹。主人把院子打扫干净,摆上椅子请他坐,可他只顾看竹子,根本不理睬主人。别人对他的这种行为很不理解。

王徽之与弟弟王献之关系非常好,两人常在一块读书、作诗。王献之从小喜欢写字、画画,后来到朝廷做了中书令。

王徽之晚年弃官回到故乡,正赶上弟弟献之重病卧床。他非常伤心,便求巫师说:“听说人的寿命是有定数的,活人可以把寿命借给死人,我的才能不如弟弟,我愿意把自己的寿命借给他,我替他去死,让弟弟再活几年吧!”

巫师说:“不行啊,你的寿命也到了限数啦,无法给别人的。”

没过几天,王献之去世了。家人悲痛欲绝,但是王徽之却不哭。他坐在灵床上,取下王献之的琴弹起来,但无论如何也弹不出个调子。他长叹一口气,哀伤地说:“呜呼,献之啊,人死了,琴也死啦……”说完,便昏厥过去。由于过分悲痛,王徽之背上的疮痈溃裂不愈,一个月之后他也病死了。

“人琴俱亡”这个成语故事是怎样的?

原文:

王子猷、子敬俱病笃,而子敬先亡。子猷问左右:“何以都不闻消息?此已丧矣。”语时了不悲。便索舆来奔丧,都不哭。

子敬素好琴,便径入坐灵床上,取子敬琴弹,弦既不调,掷地云:“子敬子敬,人琴俱亡。” 因恸绝良久,月余亦卒。

翻译:

王子猷、王子敬都病重了,子敬先去世了。王子猷问手下的人说:“为什么总听不到(子敬的)消息?这(一定)是他已经死了。”说话时脸上看不出一点悲伤的样子。就要来轿子去奔丧,一路上都没有哭。

子敬向来喜欢弹琴,(子猷)一直走进去坐在灵床上,拿过子敬的琴来弹,弦的声音已经不协调了,(子猷)把琴扔在地上说:“子敬啊子敬,你的人和琴都死了!”于是痛哭了很久,几乎要昏死过去。过了一个多月,(子猷)也去世了。

~~~~~~~~~~~~

出处《晋书·王徽之传》:“献之卒,徽之……取献之琴弹之,久而不调,叹曰:‘呜呼子敬,人琴俱亡!”

释义:子猷:王徽之 字子猷,王羲之的儿子 子敬:王献之 字子敬 王羲之的儿子 亡:死去,不存在。都:总,竟。了(liǎo):完全。舆(yú):轿子。调:协调。“人琴俱亡”,表示看到遗物、悼念死者的悲痛心情。

成语故事:

王徽之是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,曾担任大司马桓温的参军(将军府参谋)。他性格奔放超脱、不受约束,常蓬松着头发,衣带也不系好,就随随便便地上街寻友,出门访客。闲散成性的王徽之对自己所担任的职务,也不常过问。他做过车骑将军桓冲的骑兵参军,一次桓冲问他:“你在管哪方面的事啊?”他含含糊糊回道:“大概是管马吧。”桓冲又问:“管多少马呢?”他回道:“我不懂马,是个外行,管它有多少哩!”桓冲再问:“近来,马死掉可多?”他干脆说:“活马我尚且弄不清,哪里还弄得清死马!”王徽之有个弟弟叫王献之,字子敬,也是东晋的大书法家,与父亲王羲之齐名,并称“二王”。徽之、献之兄弟俩感情非常好,年轻时同住在一个房间里。平时,做哥哥的很佩服自己的弟弟。有一天,家里失火。徽之吓得连鞋也来不及穿,慌忙逃走;献之却神色不变,泰然地被仆人扶出。一天半夜,他们家里钻进来一个小偷,打算把凡能拿走的东西都偷走。王献之发觉后,就慢吞吞地说:“偷儿,那青毡是我家祖传旧物,就把它留下来吧。”小偷一听,惊慌地逃跑了。他们兄弟俩常在晚上一起读书,边读边议,兴致很高。有一晚,两人一起读《高士传赞》,献之忽然拍案叫起来:“好!井丹这个人的品行真高洁啊!”井丹是东汉人,精通学问,不媚权贵,所以献之赞赏他。徽之听了就笑着说:“井丹还没有长卿那样傲世呢!”长卿就是汉代的司马相如,他曾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,和跟他私奔的才女卓文君结合,这在当时社会里是很不容易的,所以徽之说他傲世。后来,王徽之任黄门侍郎(皇帝身旁的侍从官),因不习惯宫廷那一套十分拘束的生活,就辞职回家。说也巧,他回家没多久,居然和王献之同时生起病来,而且两人的病都不轻。当时有个术士(看相占卜为业的人)说:“人的寿命快终结时,如果有活人愿意代替他死,把自己的余年给他,那么将死的人就可活下来。”徽之忙说:“我的才德不如弟弟,就让我把余年给他,我先死好了。”术士摇摇头:“代人去死,必需自己寿命较长才行。现在你能活的时日也不多了,怎么能代替他呢?”没多久,献之去世。徽之在办丧事时居然一声不哭,只是呆呆地坐着。他把献之生前用的琴取过来,想弹个曲子。但调了半天弦,却总是调不好。他再也没心思调下去了,就把琴一摔,悲痛地说:“子敬,子敬,人琴俱亡。”意思是说:“子敬啊子敬,你是人和琴同时都失去了啊!”

王徽之因极度悲伤,没多久病情转重,过了一个多月也死了。后来,人们就用“人琴俱亡”,表示看到遗物、悼念死者的悲痛心情。

今天的内容先分享到这里了,读完本文《「人琴俱亡」人琴俱亡拼音版》之后,是否是您想找的答案呢?想要了解更多内容,敬请关注{$url},您的关注是给小编最大的鼓励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飞鸟成语网收集整理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fnwsjds.com/post/628723.html